当前位置:

首页 > 光赞经

第十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全文

作者:法护 译 时间: 2019-06-25 18:30:29   阅读次数:


第十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全文

第十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

所因出衍品第十九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汝所问,何从出衍中?何从住衍中?谁为成衍者?从三界生住萨芸若,有本无生,无甫当生。所以者何?其摩诃衍、萨芸若慧,于此二事,法无所合,亦无所散,无色无见,无所取舍,则为一相,则无有相。所以者何?其无相法,无所出生。法有生者,则为欲令法界出生。其无相法有所生者,则为欲令本无出生。其无相法则无所生,欲令生者则为欲令真本际生。其有欲令无相生者,则为欲令不可思议法界出生。其有欲令无相法生,则为欲令专精修行而出生。其有欲令无相法生,则便欲令断界出生。取要言之,须菩提,则为欲令离欲界生。其有欲令无相法生者,则为欲令灭度界生。

“须菩提,彼为欲令寂然空无而出生矣。其有欲令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无相法生者,则为欲令有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色则为空,从三界生住萨芸若;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无有空,从三界生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若解色者,色则为空;解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者,识则为空;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亦空。欲令生者,则为欲令虚空出生。眼色识、耳声识、鼻香识、舌味识、身更识、意欲识,此十八种因缘所见则为空无,欲令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眼之所视悉皆为空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如是习皆空。

“须菩提,三界为空,眼所视空,从三界生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,六情亦空;因三界生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,六情所受所习皆空无有相,欲令生者,则为欲令生者,则为欲令梦幻出生。所以者何?梦幻、水月、芭蕉、野马、深山之响,皆悉自然,自然之事如来之化,三界自然则无所生,萨芸若者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如梦自然,梦自然者悉无所有,幻化之事亦复如是。

“须菩提,其欲令檀波罗蜜,有尸波罗蜜、羼波罗蜜、惟逮波罗蜜、禅波罗蜜、般若波罗蜜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六波罗蜜者悉皆自然,从三界生萨芸若者,亦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六波罗蜜者则为自然,其自然者故曰为空。其有欲令无相法生者,则为欲令内空、外空、有空、无空、近空、远空、真空出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其七空者则为自然,以自然故,因三界生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用七空自然故名曰为空,故空为空。

“须菩提,其有欲令无相法生者,则为欲令四意止、四意断、四神足、念五根、五力、七觉、八道行生。所以者何?皆自然空,因三界生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。须菩提,其有欲令三十七品出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三十七品则为自然,不生三界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三十七品自然空,空故曰空。

“须菩提,其有欲令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悉自然空,空故曰空,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上至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其三乘者亦复自然,不出三界萨芸若者,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阿罗汉者则为自然,自然故空故曰为空;辟支佛者则为自然,自然故空故曰为空;怛萨阿竭则为自然,自然故空故曰为空。

“须菩提,其有欲令名号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,空、无相、无愿亦复如是;其欲令因缘言辞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其名号空,不生三界萨芸若者则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名号则空,用名号空故曰为空,因缘言辞诸可处所悉皆为空,诸法处空故曰为空。其有欲令无所生生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无相法空悉无处所,处所空故故曰为空。其有欲令无灭、无想、无尘、无瞋、无所有生者,则为欲令无相法生。所以者何?此诸事空,空故曰空,名号、因缘、言辞所处,三十七品、十种力、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,亦复如是。是故,须菩提,摩诃衍者从三界生为无所生,生萨芸若生亦无所生,无有动处。

“又,须菩提所问,在何所住者?心无所住,衍无有处。所以者何?无所住故,一切诸法亦无所住。又,须菩提,衍所住者,住无所住;其法界者,亦无所住,住无所住;衍亦如是,住无所住。如上虚空无所由转,衍亦如是,住无所住;又譬如无生住无所住,衍亦如是,住无所住;譬如无灭、无尘、无瞋及无所有住无所住,衍亦如是,住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法界自然住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法界自然,用自然故自然为空,及与七空悉无所有自然为空,空无所有故曰为空。是故,须菩提,衍无所住,住无所住故无动转。

“须菩提所问,从何所住而成衍者?衍无所生。所以者何?无有从中生者,无有甫当生者,一切诸法悉无所有,以此无故,一切诸法亦复如是,何所有法当有生者?所以者何?我、人、寿命亦复如是,亦无有如,亦无所见,亦无所得,本末清净,是故我、人、寿命、如是法界悉不可得本末悉空,是故怛萨阿竭悉不可得,其本际者亦不可得本末悉净,是故诸界不可思议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是故阴、种、诸入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阴、种、诸入不可得故本末清净,六波罗蜜者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是故七空亦不可得本末清净,意止、意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七觉、八道、三十七品、十种力、四无所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亦不可得本末清净,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上至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三乘之法、萨芸若慧不可得故本末清净,其无所有生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无灭、无尘、无瞋、无争诸无所有及诸所有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其过去、当来、今现在事往来所住、住止所生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所益所损悉不可得本末清净。谁当逮得不可得者?其法界者,亦不可逮,无有得者。所以者何?欲逮法界则不可得;若求阿罗汉、辟支佛、怛萨阿竭,欲得此者悉不可得;若有欲得三十七品、十力、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者,亦不可得无能逮者;若有欲逮得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悉不可得,本际悉空而不可得;六波罗蜜及与七空,亦复如是悉不可得;其无所生,亦无所灭,无尘、无瞋、无所有者悉不可得。所以者何?正真观之,悉无所有,悉不可得,其欲逮得第一住者亦不可得,至于十住亦不可得,本末清净。何所有第一住者?其清净观者及种性八等所示现地、是所有地、离欲之地、所作办地、辟支佛地、菩萨道地、三耶三佛地及第一地悉不可得,其七空者悉不可得,计于内空上至十住悉不可得,七空、十住悉无所有,悉不可得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其第一住但名字耳,为不可得,上至十住亦复如是。假有所得为不可得本末清净,而为众生讲说内空悉不可得,一切众生亦不可得,而为众生说七品空事,所可说者悉不可得本末清净。以内空故,佛土清净悉无所得,七空自然、自然空故,佛土清净悉不可得本末清净,是故内空及与五眼悉不可得,皆无所有自然,自然空为其五眼,悉无处所本末清净。是故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悉无所得,则为逮得成摩诃衍三拔致萨芸若慧。”

无去来品第二十

尔时,贤者须菩提白佛言:“所言摩诃衍者,其摩诃衍义之所趣,唯天中天,于天上、人中、世间而最为尊,莫不归者。衍与空等,譬如虚空容覆无量阿僧祇人莫不戴仰。唯天中天,摩诃衍者亦复如是,菩萨摩诃萨覆不可计阿僧祇人悉因得度。摩诃衍者,不见来时,不见去时,不见住处。如是,天中天,摩诃衍者,不得过去、当来、现在,亦无中间见,亦无所得,其名等于三世,故曰为衍,是故为摩诃衍。”

于是,世尊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,所谓摩诃衍者,是为菩萨摩诃萨六波罗蜜——檀波罗蜜、尸波罗蜜、羼波罗蜜、惟逮波罗蜜、禅波罗蜜、般若波罗蜜,是为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摩诃衍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摩诃衍者,谓一切诸陀罗尼门、诸三昧门、首楞严三昧,取要言之,空等三昧,解脱三昧,无著三昧,寂灭三昧,是谓菩萨摩诃萨摩诃衍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摩诃衍者,晓了七空、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,是为菩萨摩诃萨摩诃衍也。

“又,须菩提,所言摩诃衍者,天上、天下、世间最上,莫不归仰者。

“譬如,须菩提,欲界本无而无本无,等无有异不可分别,无有颠倒诚谛自然,久长坚固无有别离法,无合无散未曾所有,是为摩诃衍,天上、天下、人中最尊,莫不归仰者。假使,须菩提,劫尽烧时悉为现之,教化一切令知无常,无有长久,无坚固者,悉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天上、天下、世间最尊,莫不归仰者。又,须菩提,欲界如是等无有异,无有颠倒诚谛自然,无本坚固,无别离法,无有因缘,其无所有终不所有,是为摩诃衍,天上、天下最尊。设使,须菩提,欲界有想无常颠倒而现破坏,一切无常无有长久不可坚固,别离之法悉无所有。是故,须菩提,摩诃衍天上、天下、于无色界亦复如是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诸色本无,悉无所有亦复如是,等亦无差别,无有若干诚谛自然,本无坚固,无别离法,其无有者不可令有,是为摩诃衍,天上、天下最尊。假使,须菩提,色有所念而应清净,而为颠倒悉令饱满,皆当无常无有久存不得坚固,别离之法悉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;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复如是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心等无有异,眼色识、耳声识、鼻香识、舌味识、身更识、意欲识等无有异,悉无所有所可分别至诚真谛。计有常者久长坚固是非摩诃衍。用习六事心有想念,因缘所习迷惑多求以自饱满,是一切法皆悉无常无有长存不可久固,是故摩诃衍天上、天下最尊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法界所有悉无所有,是为摩诃衍,天上、天下最尊,坚固无所有生。如须菩提,法界所有悉无所有,行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天上、天下最尊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怛萨阿竭现有所有悉无所有,其真本际不可思议,其界所有悉无所有,是为摩诃衍,天上、天下最尊。正使,须菩提,诸界者不可思议,其所有者悉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天上、天下最尊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六波罗蜜所有悉无所有亦复不无,是为摩诃衍。正使,须菩提,其内空者不有不无自然为空,不有不无,是为摩诃衍。所以,须菩提,其内空者自然无有,有了空者不有不无,故曰摩诃衍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、四分别辩,不有不无亦不不无,是为摩诃衍。正使,须菩提,其种性法不有不无亦不不无,用种性法不有不无亦不不无,是故摩诃衍。正使,须菩提,其八等法不有不无,须陀洹法、斯陀含法、阿那含法、阿罗汉法、辟支佛法、诸佛之法不有不无,用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正使,须菩提,其八等法及与佛法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用须菩提,其诸种性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用诸八等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上至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须菩提,欲知以诸八等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

“设使,须菩提,诸天、人民、阿须伦及与世间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以诸天、人民及阿须伦世间所有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假使,须菩提,菩萨从初发意,乃至道场坐于佛树于中发心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。如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从初发意乃至道场,于中发心一切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摩诃衍。假使,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,其智慧尊犹如金刚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为菩萨摩诃萨晓了达见一切诸碍及众尘劳得萨芸若。以须菩提,菩萨摩诃萨了诸挂碍一切尘劳悉无所有逮萨芸若,是故摩诃衍。

“正使,须菩提,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其三十二大人之相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天上、天下最尊,威神圣德光明微妙,靡所不照无有畴匹;是故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威神巍巍圣德光明,照于十方恒沙诸佛世界,及诸天上天下诸天人民、诸阿须伦光明普遍,用不有不无亦不无无;是故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光明,照于十方恒沙世界。又,须菩提,怛萨阿竭有八部之音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声告十方于阿僧祇无量世界,用怛萨阿竭其八部声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有八种音声,告于十方不可思议无量世界。

“又,须菩提,怛萨阿竭所转法轮,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为怛萨阿竭转于法轮,沙门、婆罗门、诸梵天众、天上、天下莫能当者,皆令如法各得其所,是故怛萨阿竭为转法轮,沙门、婆罗门、天上、天下及诸人民莫能当者。又,须菩提,一切众生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是故怛萨阿竭数转法轮,令诸众生不至无余于泥洹界。又,须菩提,此诸众生不有不无亦不无无,悉了是已故,怛萨阿竭转于法轮,是故众生至无余界,于泥洹界而般泥洹。”

衍与空等品第二十一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汝所言,衍与空等者,所说至诚。如是,如是,衍与空等。

“譬如虚空不可计知东方里数,南方、西方、北方、四隅上下亦不可知,无远无近,无有边际,怛萨阿竭慧亦如是,不可尽极八方上下,无有边际,无有远近,慧不可尽。

“譬如虚空无长无短,无有方面,无增无减,怛萨阿竭慧亦如是,无长无短,不圆不方,无增无减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五色青黄赤白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过去、当来、现在,衍亦如是无去来今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能增者,无能减者,衍亦如是不增不减,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尘劳,无瞋恨,无有生者,亦无所灭,亦无所住,亦无不住,亦无所念,衍亦如是,是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善恶,无有言辞,亦无不言,譬如虚空无见无闻,无念无知,衍亦如是,是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亦无有异,亦无不异,亦无所断,亦无所造证,亦无所除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欲法不离欲法,无瞋恚法不离瞋恚,无愚痴法不离愚痴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不与欲界合同,不与色界及无色界合同,亦不离三界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初发意从第一住,衍亦如是,无有十住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清浊,无所观见,无有处所,无种性地、八人等地,无示现地,无我所地,无所欲地,无所作不作地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须陀洹果,无斯陀含果,无阿那含果,无阿罗汉果;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声闻地,无辟支佛地,无三耶三佛地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形像亦无不像,亦无有见,亦不无见,无受无舍,无合无散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则无有常亦无不常,无苦无乐,无我不我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亦无有空,亦无不空,无有异空,无有异想亦无无想,亦无有愿亦无不愿,衍亦如是,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寂然无不寂然,无有惔怕亦无不怕;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有光明亦无闇冥,衍亦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所逮得亦无不得,衍亦如是,是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又,须菩提,譬如虚空无言无说亦无不言,衍亦如是,是故言衍与空等。

“是故,须菩提,虚空平等,衍亦平等,如须菩提所言。

“譬如虚空无有边际,覆不可计阿僧祇人,衍亦如是,安不可计阿僧祇人。如是,须菩提,譬如虚空覆不可计阿僧祇人,衍亦如是,护不可计阿僧祇人,计人无人。

“譬如虚空不可得有空以无有,摩诃衍者亦复如是。是故,须菩提,摩诃衍者,安护无数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人与虚空及摩诃衍,此一切法都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人不可计,空亦不可计,虚空亦不可计,摩诃衍亦不可计,是故摩诃衍覆不可计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人与虚空及摩诃衍,悉不可计,悉不可得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不可计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阿僧祇人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人无所有,法界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故曰虚空亦无所有,人与虚空及摩诃衍悉无所有,阿僧祇无所有,无有量无所有,无有底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众生、法界及摩诃衍,又阿僧祇不可限量无有崖底,悉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人无所有,怛萨阿竭亦无所有,虚空亦无所有,摩诃衍亦无所有,阿僧祇亦无所有,不可计亦无所有,无底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。是故,须菩提,摩诃衍者,为不可计阿僧祇崖底人而设拥护。所以者何?怛萨阿竭、虚空、众生及摩诃衍,其阿僧祇不可计议无有崖底,悉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吾我无所有,所知所见亦无所有,本际无所有,当作是了本际以无,至不可计及阿僧祇无央数者亦无所有,以无所有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名曰不可计阿僧祇覆护无央数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一切众生所知所见及与本际,至阿僧祇无央数不可计皆不可得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吾我及人悉无所有,所知所见亦无所有,不可思议境界亦无所有,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无所有,虚空亦无所有,摩诃衍亦无所有,阿僧祇亦无所有,不可计亦无所有,无央数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为不可计阿僧祇人之覆护。所以者何?如须菩提,吾我诸法悉不可逮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吾我及人悉为虚空,所知所见亦复虚无,眼亦虚无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复虚无,以虚无虚空亦虚无,空以虚无,摩诃衍者亦复虚无,以无二虚阿僧祇无央数不可计亦复虚无,不可计以虚无,一切诸法亦复虚无,是故摩诃衍覆无央数不可计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吾我及人一切诸法悉不可得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吾我无所有,所知所见亦无所有,所知所见以无所有,檀波罗蜜亦无所有,尸波罗蜜、羼波罗蜜、惟逮波罗蜜、禅波罗蜜、般若波罗蜜亦无所有,般若波罗蜜以无所有,虚空亦无所有,摩诃衍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无央数不可计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吾我及寿一切诸法悉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吾我及人则无所有,世间所知内空、外空、近空、远空、真空、所有空、无所有空亦无所有,七空以无有,虚空亦无所有,摩诃衍亦无所有,无央数不可计阿僧祇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我人及寿一切诸法悉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我人知见悉无所有,意止、意断、神足、根、力、七觉、八道、三十七品亦无所有,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无所有,虚空摩诃衍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吾我及人一切诸法悉不可得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我人知见悉无所有,种性诸法亦无所有,所作之地以无所有,虚空亦无所有,摩诃衍亦无所有,不可计阿僧祇人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人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我人知见亦无所有,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吾我及人一切诸法悉不可得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声闻、辟支佛上至怛萨阿竭亦无所有,萨芸若亦无所有,一切诸法亦无所有,是故摩诃衍覆护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人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我人诸法悉不可得故。又,须菩提,泥洹之界覆护不可计阿僧祇人,衍亦如是,是故衍与空等,覆护不可计阿僧祇人。

“如须菩提所问,摩诃衍者,亦不见来时,亦不见去时,亦不见住处,衍亦如是。所以者何?一切诸法不可转动,是故无有住者,无有来者,亦无所住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无所从来,亦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

“须菩提,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清净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者无本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自然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色、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自然相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自然相者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其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是诸种者,无有清净亦无无本,其自然者亦无地种,自然相者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,水火风种、虚空识种亦复如是。怛萨阿竭本无自然及自然相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

“须菩提,本际清净,本际无本,本源自然,本自然相,不可计议及清净界者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不可思议及与无本,无所念界及与自然,无思议界自然之相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

“须菩提,六波罗蜜亦清净,般若波罗蜜亦无无本,亦无自然,自然之相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道德清净,佛与正觉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其无所有及与无本,其无为者不为自然,其无为者无自然相,无所从来,无所从去,亦无所住。

“如须菩提所言,摩诃衍者,不得过去,不得当来,不得中间,三世平等,摩诃衍者但有字耳。如是须菩提所言,摩诃衍者,无去来今,三世平等,摩诃衍者但有字耳。所以者何?须菩提,过去亦空,当来亦空,现在亦空,三世平等,三世空等。摩诃衍者,亦复空等,菩萨亦空。其以空者,无一,无二,无三,无四,不多不少,是故名曰三世平等,为摩诃衍。菩萨功德巍巍,无有等侣,无正无邪,亦不于欲亦不离欲,亦不瞋恚不离瞋恚,亦不愚痴不离愚痴,不得憍慢不离憍慢,不得贪悭妒嫉亦无所离,不得善法恶法,不得有常无常,不得苦乐,不得我不我,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亦不可得,不度欲界,不度色界,不度无色界。所以者何?不得自然,过去色空,当来色空,现在色空,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复如是。色不可得,用过去、当来、现在色空故,不可得,空故曰空,空不可得,何况念空有去来今?痛痒、思想、生死、识亦复如是。

“又,须菩提,六波罗蜜,不得过去,不得当来,不得现在。须菩提,六波罗蜜亦不可得,三世平等故,六波罗蜜为不可得。其平等者,无去来今,用平等故。

“复次,须菩提,其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不可得,过去、当来、现在三世平等故,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诸佛之地亦不可得。其平等者,无去来今。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无去来今,以平等故,故曰平等,何况平等去来今三十七品、十力无畏、十八不共诸佛之法而可得乎?

“复次,须菩提,过去、当来、现在凡夫亦不可得,三世平等故,故凡夫等。所以者何?推求人永不可得,须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罗汉、辟支佛、菩萨怛萨阿竭亦不可得,当来、现在亦复如是。三世平等故,诸声闻、辟支佛、菩萨、怛萨阿竭亦不可得,推极人本不可得故。

“如是,须菩提,故菩萨摩诃萨,作是住般若波罗蜜,觉了三世,为以具足萨芸若慧,是为菩萨摩诃萨,为摩诃衍三世平等。菩萨摩诃萨以住是者,天上、天下、世间最尊,因得出生萨芸若慧。”

须菩提白佛言:“善哉!善哉!唯天中天,摩诃衍者,是菩萨摩诃萨学此衍者。过去菩萨摩诃萨,亦因学是得萨芸若慧;当来菩萨摩诃萨,亦因是学得萨芸若慧;今现在十方不可计无央数阿僧祇世界,诸菩萨摩诃萨,亦复学是摩诃衍,得萨芸若慧。是故,天中天,菩萨摩诃萨摩诃衍也。”

佛告须菩提:“如是,如是,过去、未来、当今现在,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,悉学是法得萨芸若慧。”

本文链接:第十卷 光赞般若波罗蜜经全文

上一篇:大圣大欢喜双身毗那耶迦法全文

下一篇:什么是初坛传授沙弥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