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首页 > 佛学新闻

我对“一切”的理解就是:一个都不能少

作者: 时间: 2019-11-15 09:22:41   阅读次数:

不动:   一个问题向大家请教,行愿品中有两个作为起点的概念,即“不可说”,“极微尘”。这两者在观修上如果依华严起修,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吗?对“不可说”的若以信入,比如一即一切,是否隐含着实修者本身概念中最大化的局限而需要加以认识呢?应如何观修?另外,华严中的微尘和极微尘,和我们一般概念中的物质组成微尘,除了一多互摄,另有什么原则性的概念需要注意的区别吗?

\

zf:   想参加讨论,但对问题把握不准。如“是否隐含着实修者本身概念中最大化的局限而需要加以认识呢?”具体所指是什么?

不动:   实际上我始终认为。不但想象力会有局限,连一切的概念也有局限。实际上运用名言的时候,比如一切,实际上还是有概念上的潜在比较的,我对信入的方法充分信任,但是还是忍不住希望能在名言上有所现前的突破,比如把这个一切的概念在潜在比较上就予以扩大,至少在认知上有将此一切上的局限趋势转成开放的意识,末学目前能想到的方式是用华严阿僧祇做观直至心不能容受,依华严世界成就品来认知尘点的相互依存方式,请您多加开导。

zf:   是的,不同众生的“一切”确实不同。我对“一切”的理解就是:一个都不能少! 

\

编辑:本圆

本文链接:我对“一切”的理解就是:一个都不能少

上一篇:拜佛的三层意义

下一篇:投生到四天王天的因缘